天天夜日日在线观看

logo
當前位置: 天天夜日日在线观看 >> 校園新聞 >> 正文

我的“疫”情故事 | 疫情時期的親人們

發布日期:2020-03-13    點擊:次

在抗疫最危難的時候,義無反顧、舍己前沖、逆向而行的背影,留給我們太多的感動。在麗江師範高等專科學校周文英教授的家中,老公是我校扶貧工作隊駐村隊員、女兒是教師、弟弟和弟媳是公務員、侄兒是小學生,今年春節,一家人難得相約在麗江團聚。因這場特殊的疫情,他們的團聚才開始,春節還沒過完,又因各自的責任,家人一個個奔赴崗位,給周文英老師留下一串熟悉的背影……

相聚雖然短暫,她也無比珍惜,相聚時的點點滴滴,湧起在她來不及傷感的心裏……接下來,我們一起分享他們的相聚,一起致敬跟她家人一樣在各個平凡崗位上默默奮鬥的身影。

——題記

疫情時期的親人們

2020年的春節我家格外熱鬧和歡騰。聽開心媽媽說,開心要回老家前幾天就睡不著覺;女兒可以回家享受慵懶的生活;老公從扶貧點買了肥壯的大公雞、歡蹦亂跳的魚、肥碩的山藥和蓮藕回家;78歲的媽媽坐著公共車去象山市場或忠義市場,每天都收獲滿滿一籃子食物;小叔子帶來一麻袋剛剛收割的蔬菜……我按照納西族主婦的標准嚴格要求自己,無死角打掃好衛生,買好了對聯、鞭炮和香燭,各種各樣的食物把雙門冰箱塞得滿滿的……

開心在家,充滿了歡樂和活力,因爲開心,笑聲、讀書聲、督促聲、喊叫聲,家裏好像住著千軍萬馬……平時三個人分別生活在三個地方的我只希望這樣的日子能延長下去,無限期最好……開心和他媽媽大年初四要從麗江飛馬來西亞,我們准備初四回婆家。迷迷糊糊中知道武漢的新冠肺炎在蔓延,總感覺離我們很遙遠很陌生,無心也無力去關注外面的世界……

開心:我暑假再來

閑聊時就逗開心,不要去馬來西亞了,跟我們回永勝,一分錢也不必花費。聽見我的建議,開心處于兩難選擇中。馬來西亞,有北京和麗江都沒有見過的昆蟲,開心沒有嚷著看《大聖歸來》而去做作業,是爲了到馬來西亞以後不再打開作業本……永勝奶奶家的大狗小黑、菜園子裏種下的白菜、翠湖釣魚、程海遊泳、田地裏瘋狂地捕捉蜻蜓和蝴蝶,黃昏在河邊跟大姑父比賽打石漂……記載著開心童年的快樂,童年的美好。開心繼承了母親節儉的性格。第二天我們坐車進城,開心在手機裏存我的手機號碼,存好以後,讓他呼叫我,他很小心就讓手機呼叫了一聲,我的手機還沒有顯示,他就摁住了……開心不想出手機呼叫費,多有心的男孩子!我們到魚米河忠義小吃坊吃飯,爲開心點了油炸洋芋丸子,丸子才上桌,開心一口氣吃完了,弄得兩只手和一張嘴都是油乎乎的洋芋渣渣,問他要不要再點一盤?他媽媽說讓他用自己的錢買,開心一聽說用自己的錢,馬上回答不用了……我們打擊開心是小氣鬼,他理直氣壯回答說:“祖傳的”。去不去永勝的選擇上,他若有所思地回答,如果因爲新冠肺炎不能去馬來西亞就跟去永勝,開心已經爲自己選好了退路。新冠肺炎蔓延得很快,大年三十中午飯時,開心爸爸耐心地做開心的思想工作,准備取消馬來西亞旅程。開心沒有說話,也沒有吃更多的“老奶洋芋”。大年初一中午回媽媽家前,繞道去學校北門口的藥店,藥店開著門,有口罩和連花清瘟膠囊等藥品,阿春和弟媳婦高興地買了許多許多,我依然感覺新冠肺炎的傳播離我們的生活還很遙遠。2003年非典流行時,我在永勝金官帶領學生實習,沒有記憶……晚上剛剛到家,弟媳婦看到手機裏的通知,要求她初四回北京,統一去排查各小區疫情……事態頓時變得嚴重和緊張,客廳裏的空氣也凝重起來,寒冷的夜晚,誰都沒有心情圍在火塘邊燒烤……年三十取消去馬來西亞,初一取消去永勝,開心只能回北京了。我想在麗江陪開心,就像開心說的,喜歡大姑父做各種好吃的,我爲他講各種搞笑的故事,物質和精神兩方面都是滿滿的。回到北京的開心,只能當一個留守孩子,從早到晚一個人封閉在家裏。怕病毒越來越肆虐,如果北京封城或麗江封城了怎麽辦?此時的開心沒有更多的言語,默默地寫作業,默默地收拾東西。初四中午飯的時候,開心吃完了大盤洋芋餅,笑著說要把前兩天心情不好沒有好好吃的洋芋補回來……開心離開麗江時的最後一句話是:“我暑假再來麗江!”

在疫情面前,懵懵懂懂的開心都變得明事理顧大局,沒有哭著鬧著去馬來西亞或永勝,我們大人又有什麽不能克服的困難呢?

老公:從“頭”開始

新冠肺炎的蔓延,所有商店都關門了,包括理發店。老公每一個月理一次發,固定在學校北門口對面的理發店。雖然兩年都在永勝光明村當扶貧工作隊員,可能村裏沒有理發店,或者去永勝縣城也不方便。年二十九晚上老公才匆匆忙忙趕到家裏,推開大門就叫“開心,開心”,最疼愛的阿春都忙不贏顧了。我們在校園裏散步,常常會接到村民的電話,詢問能不能請春客,老公回電話的口吻特別親切和藹,告訴村民,春節從外地回家探親的老鄉特別多,如果執意請客聚集,大家馬上就會被隔離起來,健康受到威脅不說,一年辛辛苦苦積攢下來的錢也白啦啦了。聽著老公循循善誘用方言跟村民講道理,我一度在幻想,如果自己也成爲了貧困戶,老公會不會對我也溫柔一點點?春節前,老公沒有時間去理發。春節期間所有的店面都關門。春節後老公馬上要奔赴崗位。我望著小區裏家家團團圓圓、熱熱鬧鬧的樣子,試探老公能不能請假幾天?老公很奇怪問我:爲什麽請假?到了上班時間就應該報到上班,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。試探只能顯出我的愚笨和落後,不由想起趙樹理《鍛煉鍛煉》裏的落後社員“小腿疼”和“吃不飽”,試探失敗。扶貧工作隊員除了扶貧攻堅還加上了疫情控制和防護的宣傳工作,兩方面的工作都來不得半點馬虎。爲了送女兒去火車站,兩個星期後老公回家,一心只想著去理發。學校門口的理發店沒有開,北門坡下面所有的店鋪都關門。老公決定自己剃個光頭,省得麻煩。此時此刻的老公,只求精神抖擻。去學校附近的超市,戴口罩,量體溫後進超市買電推刀,沒有。走出來,把車子轉了個方向一口氣開到麗客隆超市,大路上沒有行人和車輛,空空蕩蕩的街道,除了紅綠燈口,可以在麗江古城的大路上奔馳。又是戴口罩,量體溫進超市,買了電推刀回到家充電三個小時。爲老公理發的重任義不容辭落在我的肩上,我感到忐忑和惶恐,這方面我天生特別愚鈍,愛惜儀表的老公怎麽能夠忍受我糟糕的手藝?在試用電推刀時,老公把頭發右邊鬓角剃了一大塊,已經沒有任何一條退路可走,我不得不拿著電推刀操作……燈光下,越來越近視的眼睛,忐忑不安的心情,笨手笨腳的動作,好不容易剃完頭發,已經是一身大汗。老公也沒有再責備我,因爲沒有意義,也沒有作用。

疫情時期,從“頭”開始,這是丈夫最明智的選擇。與用生命救護病人的勇士相比,老公剃一次糟糕的光頭又算得了什麽呢?

阿春:我必須回去了

開心一家回北京了,老公回了永勝,家裏就剩下我和阿春。因爲阿春,我做什麽事情都很認真,甚至虔誠。三頓飯,不僅僅是填飽肚子可以馬馬虎虎對付,而是母女兩人一起享受生活的時光,我們可以敞開心扉、八卦閑聊……而買菜、做飯、洗碗、收拾、洗衣服、拖地都充滿了意義和價值,充滿了儀式感……阿春的名字是我外婆起的,阿春生在春天,外婆可能根據《紅樓夢》裏的“四春”來起名。阿春性情溫和,善良,善解人意。她教我,如果網絡不流暢,關了路由器和電閘門,五分鍾後再接通電源和路由器,網絡就會變得流暢;阿春有做美食的天賦,喜歡做各種好吃的……最幸福的時光是晚飯後在校園散步,整個校園只有我們母女兩人,整個世界都是我們的。看手機新聞,麗江市醫院組織了30名醫護人員奔赴湖北進行救援,最揪心的留言是一位納西族女醫生說的:“我最不放心的是2歲的雙胞胎兒子,相信老公能夠照顧好。”看到這句話時,我正在廚房做飯,眼淚一下子就奔流出來……這是一位媽媽的心裏話,真情真心真誠真實,比起那些豪言壯語更有生命的重量,更能戳痛人的淚點……能夠毅然決然告別兩歲兒子的母親,是一位用疼痛在心靈和肉體上書寫大寫的“人”!……阿春回到家,我只希望能夠爲阿春營造一間溫馨的房間,散發著陽光味道的被子,一頓可口的飯菜,一件時髦的毛衣,一個溫暖的笑臉……散步回來,摘下口罩,洗了手,母女兩人一起看電視,阿春一邊玩手機一邊看,我一邊織毛衣一邊看,阿春不喜歡沈重的悲劇,喜歡陽光燦爛的節目,推薦我看了韓劇《請回答1988》,沒有哲學思考和文學創作的日子可以這樣恣意流淌,也可以過得這樣心安理得……阿春學校要求老師們17號必須到校,進行統一隔離。阿春回到學校後,交通問題、飲食問題等一系列安全隱患困擾著我,但是我不能阻止阿春回去。跟戰鬥在一線的人員比,我們能夠安全隔離,是他們用生命換來的,我們只有珍惜的使命。阿春必須回去了,心一下子就被抽空了。阿春出發那天早上,去火車站的大路上冷冷清清的,火車站廣場稀稀落落的行人臉色凝重,每一個人都戴著一個大口罩,分辨不清真實的面目。我們送別阿春,第一次把阿春放在廣場口就離開,讓阿春拖著沈重的行李箱去安檢,我們沒有機會,更沒有笑著與阿春揮告別說:“一路保重”。開車返回的我們,沒有一句言語。到學校的轉台口,老公開車直接回永勝光明村。我一個人,又只剩下我一個人,守著空空蕩蕩的家。我甯可用余下的幹幹淨淨、安安靜靜的生命去換取一星期或者一天亂七八糟、充滿了吵鬧聲的時間啊!收拾好阿春的房間,整個世界只有洗衣機的響動聲,時間停滯了,院子裏寂寞的多肉默默看著我,充滿了同情和安慰……我坐在電腦前,翻開《西方文學十五講》……我們都真誠地生活著,才能對得起疫情期間所付出的一切。

(日日拍夜夜啪在线视频   周文英)

 

下一條:麗江師專一位湖北籍年輕教師的抗“疫”宅家故事

關閉